楊醫師私房話

我不醜,所以我不溫柔?

 
那天看到一則相當有意思的新聞,某間便當店徵人,開出的條件是:「錢少事多離家遠、做事做到手抽筋、站到腳背浮青筋」。

診所給予員工的薪資不差,但診所的員工對於後面那兩句話,一定是「於我心有戚戚焉」,因為當年綠葉就曾在網站上留了一篇文章,敘述我的龜毛導致護士小姐們被操到不論搽多少SKII,都遮掩不了趴趴熊的黑眼圈。
 
兩年前我曾獲邀到林口長庚醫院,去現場示範隆乳手術的開刀方法給國內外與會的醫師看,當時我帶了兩位員工一同前往協助我完成手術。術後許多同業醫師除了給予我的技術讚美與佩服外,居然有不少人好奇我的員工是如何訓練出來的?能不能也將他們的員工送來診所短期受訓一下?

他們不知道,那是口水、汗水、淚水所累積出來的成果。

我常對員工說診所是一個Team,我們必須對上門求診的每一位患者負責,我要求我自己一定要盡心盡力,員工自然也要跟上我的腳步。我給每位新進人員2週的適應期,接著她們便有如坐上了雲宵飛車,進入壓縮心臟般的魔鬼訓練課程。

診所主要是以手術為主,牢記每樣器械及手術流程是初級要達成的目標。只是整形的器械本來就很小,為了術後結果能更好,我還另外要求廠商量身打造出更小的器械供我使用;加上我早已練成左、右開弓的手術本領,於是新進人員常常被遞器械的方向給搞得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小腦萎縮症?,因為完全無法抓到要領。

不可諱言,每位員工在第一個月都曾因受挫而哭過,EQ不夠好的,通常捱不過而離開;熬過訓練的員工自然能跟上我的腳步,即使手術中我不太開口說話,她們也都知道我需要的器械,然後順暢地一一遞上來供我使用。

我不醜,也許不算很溫柔,但三分之二的員工都已在診所工作達七年之久,感謝她們,讓我不管手術到多晚,都有她們任勞任怨地陪我一同完成。
 

 
 

我要諮詢

送出後您的留言將直接寄到醫師的信箱,醫師會親自回覆,謝謝您!

上傳附加檔案 插入雲端硬碟檔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