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醫師美容極短篇

此地無銀

「我今天有帶來喔!」姚弄菊一走進辦公室,就迫不及待地對沃娉婷說悄悄話。「真的!在那兒?」娉婷好奇地直往弄菊的皮包裡頭瞧。

老火雞

清晨。公園裡尚籠罩著淡淡的霧氣,早起的男男女女。有的晨跑,有的跳土風舞,有的打拳,有的則練氣功。「嘿!老嵇,怎麼好幾天沒見你來?...

誰最可怕

「我是黑魔王,所有的恐龍都是我的部下,哈哈!」小明拿了件床單披在身上,右手持了把玩具寶劍:「可怕吧!」「我的才可怕!」小華將玩具機器人排了滿地,不服氣地說道:「我要當宇宙大魔王,所有的機器人都聽從我的指揮。」

友蓉奶大

江友蓉找到靠窗的機位,放好行李,拿出報紙正準備瞧瞧時,就聽到一陣低沉渾厚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對不起,小姐,請問您是34E 嗎?」

蒙面俠

「傷心小站傷心事。現在又到了我們傷心小站開放叩應的時間了,我們的電話是02-25637421,歡迎聽眾朋友踴躍叩應。」溫怡瞳用她那如黃鶯出谷般的聲音播報著:「現在我們來接第一通電話,台北的劉先生....

絕頂聰明

「秋楓,畢爵鼎醫師來查過房了嗎?」舒翠湘問道。「畢醫師還沒來。」一旁掃地的阿嫂搶先回答。席秋楓不解地問:「妳剛剛才來,怎麼知道?」...

無尾熊

顏柔柔一上車,柳月眉就察覺不對勁。因為以前她總是迫不及待地訴說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而現在卻悶著不吭聲。「柔柔,怎麼啦?」柳月眉關心地問道...

貓頭鷹

阮芙蓉忍住想尖叫的衝動,耐著性子聽客人抱怨下去。「妳看像話嗎?這張臉的角度朝下,這張也是...

女大不中留

茍媒婆進了家門,一屁股剛坐下來,就迫不及待地端起茶杯猛喝了幾口,歎道:「唉!大熱天的,差點沒把我給累死!」朱雨燄把頭從報紙堆裡給探出來:「媽,您怎麼啦?沒做成呀?」...

小淘氣

傑夫有個很有錢的老爸,會幫他買任何他想要的東西,所以我們常看他帶一些很棒的東西來學校....

一週大事

「八十七,八十八,八十九‧‧‧‧‧‧‧‧」駱克勤躺在床上,看著冷如雪在一旁吃力地做著仰臥起坐。好不容易做完一百下,如雪香汗淋漓地坐在地上喘息,克勤則笑咪咪地拍拍枕頭:「親愛的,可以換我做『運動』了吧?」...

想瘦

隨著時光流逝,如今也二十芳華,這副「頭好壯壯」的體格反而成為同事間笑鬧的對象,更別提每天打開報紙電視後,充斥的纖瘦美女廣告對自己的刺激有多深了...

欲加之罪

「白醫師,好久不見。」白悠然聞聲轉頭,瞧見一位曲線曼妙的女子。「白醫師想不起我是誰?」她笑吟吟地說:「我是賴晚晴呀!」...

霏霏的日記

八十七年五月十七日 星期日 天氣 陰今天下午陶仁燕阿姨來我們家。我實在不喜歡她,因為她每次都把我的名字─霏霏,唸成「肥肥」...

魚與熊掌

「綠萼,下課囉!妳還在發什麼呆呀?」上完彩妝課,葉以萌和邵品芳都收拾好東西準備要離去了,卻看見苗綠萼還坐在一旁出神。

以假亂真

甄蕙蘭忐忑不安地站在一旁,冷不防肩上被輕拍了一下。霍郁嵐羨慕地說:「平時看妳穿衣服就覺得身材很棒,今天看妳穿泳衣更教人嫉妒!」

晴天霹靂

馮湘妃放下手中的報紙,呆望著窗外的夕陽。「唉!該來的終歸要來,躲也躲不了!」她自語道,兩行清淚則悄無聲息地滑下臉龐。猶記得當初自己接受矽膠隆乳手術時的情景,麻醉醒來之後,雖然疼痛,但看見胸前暴漲的雙峰,湘妃不禁有一種「得償夙願」的喜悅感,畢竟,她已經被平胸的問題困擾好久了!

午夜驚魂

「午夜,鐘聲噹噹噹地響過十二下之後,小梅終於憋不住了,只得爬起身來。她忐忑不安地穿過長廊,剛走進廁所,就看見一位身著白衣的女孩,背對著她站在洗手檯前。」一群剛報到的新生瑟縮在房間角落裏發抖...

重溫舊夢

孟紅織失魂落魄地走出大樓,望著來來往往的車潮人潮,自己竟不知下一步該往何處去?只能拖著臃腫的身軀,機械式地不斷向前走。一群笑語洋溢、體態輕盈的少女們從她的身旁走過,讓紅織不禁停下腳步,羨慕地呆望著她們的身影。曾經自己也有過那樣的青春呀!而今?卻只剩下一身的贅肉。

諾言

黎采薇打從進門起就沒正眼瞧過坐在對面的男子,只是低頭盯著面前的杯盤,好似它們才是她相親的對象,耳邊傳來的全是媒婆那略嫌聒噪的聲音,說的不外是男的條件有多好,女的又有多賢慧之類的。